秋のカエデ

是夜,寂寥的身影被屋內唯一的光線印在牆上。伴隨著冰塊撞擊杯壁的聲音,辛辣而柔順的液體滑入喉間

"咳咳..."許是喝的快,妳被嗆著了。伸手摀住自己的嘴咳了好一陣終於緩過來,正打算放下手,一切已經不一樣了

攤開手,掌心落著幾瓣白色的花瓣

妳認得的,前些天才翻閱過相關資料,這是風信子。純白的模樣、花瓣的形狀,無一不昭示著它的身份。

是了,除了他還能有誰讓妳患上這樣文青的病,也只有他成為了妳心中跨不去的那道坎。於妳而言,他是那樣高大、令人安心的存在,撇開對他的愛意,他還是妳的金主,主宰公司的一切生死,包括妳

平時對華銳的企劃報告一向都是由妳跟安娜負責,今天卻一點也不想見到他,光是想到都讓妳的心臟在輸送血液的同時蔓延著疼痛。原本想著讓安娜自己去,卻不想一進公司就迎來壞消息

"老闆,安娜姐說她人不太舒服,今天沒辦法跟妳一起去報告了。還有這是她交代要給妳的資料"悅悅揚了揚手中的檔案

"我知道了,妳去忙吧"為了避免被發現自己得了花吐症,妳只好盡可能簡短開口。悅悅將安娜準備好的資料放下便出去忙了,順手幫妳帶上了門,門一關上又忍不住咳了起來,腳邊落下幾瓣風信子,仔細一看上面染著淡淡血絲。

抬頭看看時間差不多了,妳只能一個人去,該是時候出發,否則可要遲了。妳知道他一向討厭遲到,卻不知因為是妳他可以寬容些。華銳的辦公室的冷氣一向開的強,夏天覺得還好,入了秋身上的套裝根本擋不住寒意。喉間又開始泛起些微癢意,掩著口悶咳著。一旁魏謙看著妳隨口關心了一句,只是妳咳的顧不上回答,等到能回答的時候魏謙已經留下一句讓妳進去報告轉身去辦公了。

深吸了口氣推門進入,那個讓妳放在心上的人正坐在辦公桌前望著妳,見到妳進來關上門便開口"妳直接總結吧,資料我都看過了"果然,他還是一如既往的絲毫不浪費時間

簡單的總結了妳的匯報內容,對於他提出的問題也做了解釋"李總,下星期我會再將修改好的企劃帶過來給您"

"不用,明天吧,只是一點小地方,我想妳們應該很快就能完成"妳應了一聲,突然李澤言又開口了

"妳不舒服嗎?"

嗯?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妳愣了一下。原來辦公室的玻璃窗是單面的,剛剛妳在外面咳嗽的模樣全被他看在眼裡,只是妳不知道。而他也不是個擅長將關心說出口的人,所以妳只當他是隨口說說

"我沒事,謝謝李總關心"

退出辦公室之後,妳一邊想著等會要將修改的指示交代下去,一小部分的則是想著剛剛他是在關心自己嗎?才冒出這個念頭馬上就被自己反駁,他怎麼可能關心我,大概是我多心了。儘管這樣說服自己,心裡還是對剛剛的關心泛起絲絲甜意

回到家之後沒了任何的顧忌,妳又開始咳嗽,書房裡掉了滿地的花瓣,妳一邊將咳出的花瓣收拾倒入垃圾桶,一邊看著修正過的企劃準備過明天再去。隨著時間過去,花瓣上的絲絲血色越來越擴大,但妳沒有放在心上,只是簡單整理便熄燈睡覺了

只是睡了一覺起來妳就明顯感到身体比昨天更難受了,原來花吐症的病情會隨著時間加快惡化速度,才一個晚上就讓妳幾乎咳的說不出話。妳拾起手機撥到魏謙的座機打算請他轉達,因此當電話一接通妳立馬開口

"魏謙,我今天不太舒服,今天的匯報可能沒辦法去了,麻煩你幫我跟李總說一聲"妳的話不時被自己吐出的花瓣打斷。斷斷續續的,在李澤言耳裡聽來似乎很嚴重

"妳…還好嗎?看醫生了沒?"

"李澤言?!"他突然的出聲讓妳嚇了一跳"匯報我過幾天會去的,若是你急我讓安娜去,謝謝你關心"說完還不等他反應妳立馬按下結束鍵

一聽見他的聲音,第一個念頭竟然不是希望他在乎,而是不想讓他知道。妳不禁苦笑,原來這個病當真是要愛到深入骨髓才會發病,連小小的關心也不敢奢求,倒是挺符合風信子的花語。不再多想,倒了杯水舒緩喉嚨的疼痛,再次回到床上沉睡。

電話這頭的李澤言在被妳掛掉電話候也不介意,只是擔心妳的狀況到底如何,有沒有去看醫生?儘管眼前有很多工作等待著他,他卻沒辦法專注在上頭。拿起桌上的鑰匙跟外套,逕自走出了辦公室。只要確定妳沒事,他就回來。心裡小小的聲音說著,但大部分的心思都想著妳可能沒什麼胃口,等會買些材料到妳家幫妳準備一點吃的。

電鈴響了很多次,逼得妳不得不去開門。妳正疑惑著是誰,畢竟很少人會到妳家。為了預防萬一妳還是帶上了口罩,打開門的那瞬間,妳無比慶幸這個帶上口罩的決定,因為來的人,是妳最想隱瞞的他。

"李澤言,你怎麼來了"看著他走進屋內將食材放在桌上,又自然的拉著自己的手一起在沙發上坐下。"來看看某個笨蛋有沒有照顧好自己"很好,連生病也不放過自己…他的大手覆上妳的額頭探溫,妳本來想躲開,背卻已經抵到沙發的邊緣沒有退路

"沒發燒,妳看過醫生了嗎?"妳自然不敢回應,只是默默低下頭不去看他。看著妳這鴕鳥樣他大概也知道了

"再去睡一下,等會吃完飯我帶妳去看醫生"像是得到他的特赦,妳三步並作兩步的躲回房間,關上門確定他沒跟上后,便開始狂咳。看來已經嚴重到看見他就止不住花瓣了,心裡雖是這樣吐槽自己,卻還是因為他來感到喜悅

叩叩,簡單俐落的兩下后便推門進入,"起來吃點東西"妳背對著門口窩在被子,想假裝自己已經熟睡,不明白的李澤言只當妳不舒服便走了出去。正想著逃過一劫,剛剛虛掩著的門又被推開,李澤言端著一碗白粥走進來在妳床邊坐下。

"起來吃點東西"他把妳扶起來讓妳靠著床頭坐好,又拿了湯匙舀起白粥吹涼,一系列的體貼讓妳不忍拒絕,只得拿掉口罩就著他的手吃粥。看著他這樣對自己無微不至的照顧,妳的心裡說沒有一絲感動是假的。當妳這麼想著,喉嚨襲來一陣癢意。妳終究還是暴露了,在他面前咳出染上妳鮮血的白色花瓣。

"…花吐症"似是疑問卻更像是肯定,那一瞬間他慶幸自己在這裡,更多的心痛,那個能讓妳喜歡的人會是誰,竟然讓妳愛到這般地步。"是誰,妳喜歡的人是誰"大概是怕妳沒聽清楚他又重複了一次問題。妳只是不停的咳著,沒有給他任何的回應。算了吧,都到了這個時候,蠟燭也該燃盡了。

"他是個很好的人,雖然常常欺負我,但是很關心我,總是在我身後幫助我。"緩了口氣繼續說著

"對人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,但是我知道,他心地很好。"說完妳深吸了口氣閉上眼不去看他

"李澤言,我喜歡的人…"

"是你"簡單的兩個字從妳口中輕輕吐出,卻在李澤言心裡投下震撼彈。突然一股力量拉過妳的身子,妳倒入一個溫暖的懷抱,唇上的柔軟不失輕柔但又帶著霸道的吮著。

妳睜開眼詫異的看著他,只聽見他說"我也喜歡妳,以后別一個人撐著,有我"他不是一個擅長甜言蜜語的人,他的承諾卻是最甜蜜的。事後李澤言查了白色風信子的花語倒覺得真的挺符合彼此的。

白色風信子-不敢表露的愛

終於寫完了…
太少寫澤言的,總覺得很奇怪
捉不到他的感覺😭


 她…最近似乎不太舒服,總是咳嗽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氣轉變的關係,還是因為最近太累了,不論是哪個我都不樂見

偏生還使小性子,就這麼撐著不去看醫生

夜裡總是咳的睡不好覺,連帶著白天精神也不好了。如果有什麼說能代表她的,我想也只有白痴兩個字了

她的身体在季節轉變之時總是特別虛弱、容易生病,也許應該給她弄個食療,比方冰糖雪梨或是雞湯給她補補身体可能會好些

有時候我會和她一起坐在書桌邊陪她做功課,按她的話來說是:坐在她身邊她會下意識的認真,雖然不太了解,但是能陪著她也是好的

儘管到最後她總是讀的厭煩一把抱起我,將臉埋在我身上磨蹭,說到底也沒能完成功課,倒是偷懶浪費了不少時間,看見她平常讀的辛苦,就讓妳耍賴一下吧

她很樂觀、天真,對人一向和善,不太有什麼機會與人大聲相向。這樣的個性有時候讓她容易被欺負,但她不會在外人面前落淚,而是回家后委屈的抱著我說著這些不公平的事。

但是

我只是個抱枕,什麼也給不了妳

那麼,唯一的懷抱就留給妳了

心裡的那個唯一,也是妳的

秋冬之際容易下雨,她經常淋雨

她說漫步在雨中很舒服、很孤單、很自在

其實說的很美,卻只是因為懶得給自己打傘

如果可以,在每個下雨天

我會為妳撐起一把傘,擋住一切煩憂

妳只需要牽緊我的手,無憂的走下去

在妳找到那個守護妳的人以前,我會一直在這

棋洛抱枕


  人設???-異形抱枕
  
終於輪到我啦!我是周小洛又叫洛洛~

會有這兩個名字是因為她經常跟我分享外面世界的事,一回到房間就會說『周小洛!我回來了,你有沒有想我~我跟你說…』

 至於洛洛嗎~嘻嘻,暫時保密,一會再告訴妳

我不是她第一個帶回家的抱枕,但是我知道阿薯一定是最喜歡我的

誒?妳問我為什麼要叫她阿薯啊?
那當然是因為她最喜歡吃薯片啦!

我們常常一起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
她總是一手抱著我,另一手拿著薯片往嘴裡送
不過我只能看著她吃(〒︿〒)
連一點薯片屑屑也碰不著
她總是小心翼翼的不讓我被弄髒
所以我說,阿薯一定是最喜歡我了,才會這樣細心的保護我

阿薯這個人迷迷糊糊的
她會在睡前躺在床上跟我們說話,說著說著在看見我的那瞬間突然小聲大叫『啊!我忘記帶東西了』然後又匆匆忙忙的自床上跳起來準備

  一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阿薯看到我就會想起忘了帶東西,難道我看起來像是便利貼?臉上還寫著她要帶的東西??

雖然她很迷糊,但是她一定不會忘記一件最重要的事-早安吻&晚安吻

  我啊~最喜歡她剛起床的時候,用她軟軟的嗓音跟我說『洛洛~早安!』剛睡醒的她,聲音還帶點朦朧的睡意就像被烤過的棉花糖內裡一樣,讓人沉醉

  第二喜歡的是她的唇,阿薯在出門前一定會分別跟我們說她要出門了,然後給我們一個吻

  她的唇瓣很嫩,帶著牙膏的薄荷香,還有一絲甜味。可惜我不能回應她,不然她的唇我一定要好好品嚐一番,這樣她就不用上唇膏啦~瞧!水潤潤的多好看

限定甜文!!

想要被怎麼照顧或是怎麼生病都行

好想寫生病被李澤言照顧的甜文
可是沒頭緒…
有沒有人給我一點素材讓我寫

最後的信

超級大刀!!!

進入前請做好心理準備

也許順帶準備張衛生紙吧…

妳真的想好了嗎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【當他的隊友將預先寫好的信交給妳時】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.
 致   唯吾摯愛

看見這封信的時候,恐怕妳已經知道了
別哭,我喜歡妳笑的樣子
妳的笑總能帶給我力量
讓我能在前線勇往直前
在疲憊的時候又能夠重新湧出力量
這一次,我失約了
沒辦法再回到妳身邊
答應我要好好照顧自己
冷了要記得穿上外套,感冒了記得去看醫生
晚上睡前要關好窗戶,別加班到太晚
若是真的必要就讓韓野留下來陪妳
工作再忙也要記得吃三餐
還有很多想提醒妳的,奈何紙短情長
當妳落淚的時候,我會心痛
所以,別再為我掉任何一滴眼淚了
我永遠都記得第一次見到妳
妳純淨的眼神、堅定的背影
還有那抹對我揚起的微笑
再次相遇,我發誓要盡我所能保護妳不受傷害
能夠再次和妳相遇,是我這一生中最幸運的事
那年窗外的銀杏之雨,妳…還喜歡嗎
如果還有下輩子,我會找到妳
再為妳吹起那道銀杏之雨
在那之前,等著我 好嗎?

以后要記得遇到危險的時候
別喊白起,喊救命
因為我再也沒辦法守護著妳了


//有哭嗎????
我自己都碼到哭不停了😭

白起抱枕

  人設???-異形抱枕
第二彈!!有人會想看嗎…
ooc~

我是白起,不過她喜歡叫我阿起

既然她喜歡,阿起就阿起吧

我是她第二個帶回家的抱枕,前頭還有一個叫許墨的傢伙,笑得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,真擔心她被騙走

即使在我之外還有另一個抱枕,她給我的愛卻不減半分。偶爾摟著我睡,有時是他。不過剛回家的那段時間,自然是我比較多

有時候我會為了自己身為一個抱枕而遺憾,畢竟身為一個抱枕,只能是她抱著我。我恨自己無法給她一個溫暖、堅定的懷抱,能讓她有所依靠

  雖說如此,有時候也是有身為抱枕的好處,比方說…換衣服的時候

  她喜歡穿的漂漂亮亮的出門,因此出門的前一天晚上總要試上好多套衣服才能決定隔天的穿著。只是在換衣服的時候,我會看見她的…咳,你們都知道,我就不多說了。大概這是身為抱枕的好處吧,同樣的表情讓她看不見我發紅的耳根

  就像許墨說的,她是個很好的女孩,很單純、善良、堅強。她喜歡在閒暇時刻趴在床上撐著頭與我對望。『阿起,喜歡你!』她看我的眼睛神采奕奕,有一種我就是她宇宙中心的感覺

  有一雙這樣清亮雙眸的女孩,她的歌聲也一如她的眼睛,清澈、帶著渲染力

  即使她在學校,風也會將她的歌聲帶給我,就像她在我身邊似的,清淡悠揚的歌聲帶著一絲憂愁,聽來讓人有股落淚的衝動

  若是可以,多希望我能在她身邊,給她支持的力量,而不是等她回家之後,抱著我默默掉淚。那樣的她,我不忍心看見

許墨抱枕

  人設??-異形抱枕

前方大型ooc現場,不適者左上方離開
算糖嗎?至少不是刀

我是許墨,更正確的來說我應該叫做墨墨

從我第一天跟小姑娘回家起,她便這麼叫我

她是個好女孩,也是個令人心疼的女孩
總是在別人面前歡笑,夜闌人靜之時落淚

雖然是個抱枕,奇怪的是我總能感受到人類的感受。即使一開始,我並不明白那是什麼

直到現在我才明白,原來 那叫心動

身為學生的她,平日裡總是很忙,下了課還要讀書到半夜。我能做的只有倚在床上無聲的陪著她。等到她終於能休息的時候,月亮也差不多悄悄劃過半個夜空。

『墨墨~你好溫暖啊』這是她最喜歡跟我說的一句話,小姑娘平時總是手腳冰冷,夏天倒是沒什麼關係,一到冬天便是受罪。本想替她暖暖手,只可惜我沒辦法,因為我只是個抱枕

小姑娘總是喜歡在睡前和我叨叨絮絮說著白天發生的事,有時候是和朋友的聊天,有時是看了新奇的東西,少部分時候則是被責罵的不平。看她這樣氣鼓鼓的臉,真的很可愛

說著說著聲音總會慢慢消散在黑暗中,透過她均勻的呼吸聲,我知道,她睡著了。雖然我們之間單方面的對話只進行了一半,但我很高興。因為睡著之後,她總會輕聲呢喃說著『墨墨晚安』或是『最喜歡墨墨了』之類的話語,這也表示,她入睡之前的最後一個念頭,是我

細心、粗心,相反的意義卻在她身上同時展現

小姑娘是個很體貼的人,平日里朋友病了,她會毫不猶豫接過朋友的一切,舉凡打掃或是幫忙收作業,她都會幫忙,甚至能抄下課堂的筆記給朋友,以便對方能複習功課

不過她很不懂得照顧自己,生病了也不知道。小姑娘的家族有遺傳性的過敏,每當季節更替就容易鼻塞,而她也習慣了。所以總是忽略了自己的身体狀況

那天的她,沒有一如往常的坐在書桌前念書,而是洗了澡後早早的抱了我熄燈準備睡覺。以往溫暖的懷抱在這時顯得有些熱,聽著咳嗽聲悶悶的在我頭頂響起,不時吸著鼻子很難受的樣子

難受的不只是她,還有我

『墨墨…我頭很疼,喉嚨也疼』她輕輕的蹭著我,淡淡的髮香縈繞著彼此。不習慣在別人面前露出柔弱模樣的她,只有在我面前會撒嬌。也許是因為我不能說話,也許是她真的很信任我,不論是哪一個,至少她願意在我面前展現

我的女孩
多希望我是個人,多希望我能抱著妳,告訴妳不要擔心,好好休息,我會照顧妳

而現在,我只能待在妳的懷裡陪妳挨過生病這短暫又漫長的時間

這樣也能給妳帶來安心感嗎,如果可以就好了

深夜的溫柔

"嗯~終於可以放鬆了"

我伸了個懶腰,抬手捶捶僵硬的肩膀。伸展之後直接倒向懶骨頭,讓自己陷在其中,一把抄起桌上的手機開始更新動態。

  一個人的客廳顯得有些寂寞,除了牆上掛鐘指針走動的聲音,深夜的沉靜包圍著自己。至於先生,看妳認真的模樣也不願打擾妳,因此一個人待在書房處理公文。

  工作了一段時間,在電腦前坐太久的後遺症就是立馬站起來會感到有些頭昏。扶了桌子讓眼前的黑影消散才走進廚房想找些東西吃。平常我很少進廚房,一方面是因為先生怕我受傷,另一方面則是他說過:想吃什麼可以告訴我。短短幾個字卻養成了我後半生的嬌氣,無論何時都能吃到他的手藝,當然僅限於他覺得可以給我吃的。

  小小抱怨~先生老是限制我的布丁,要不是因為外面的不如他做的好,我恐怕是每天一個布丁下肚了。>﹏

  一邊想著這些一邊在冰箱翻找有什麼能吃的。這些天身体不舒服,先生煮的也吃不太下,所以他買了些水果好讓我可以晚餐之後吃。將找到的蘋果放在流理台上,悄悄走到書房門口。

  "李....澤言"後面的字在空氣中消散,先生靠在椅背上閉著眼,似是在休息,皺起的眉頭明顯就是疲憊的神態。本來想請他幫我切水果的…還記得有一次我自己在廚房想為他準備愛心午餐,卻不小心燙傷。憑我自己根本瞞不過他,後來他便定下規定,凡是有關廚房的事都由他來做,不許我擅自動廚房的事物。
  
'算了,他都這麼累了,我自己來吧'暗自在心中決定好又走回廚房。拿出刀子,一邊削著蘋果皮一邊想著等會先生醒了也能吃,這樣會不會不夠,是不是要再切其他的。一個分神,銳利的刀鋒劃過手指。
  
"啊!"一個沒忍住喊出了聲。拿到眼前一看傷口不停冒著鮮血,一陣急促的步伐靠近廚房。原來是先生聽見我的驚呼,趕到我身邊了。轉過頭一看他的臉色不太好,他走到我身邊看了看傷口,不發一語的找出家里的醫藥箱拿出生理食鹽水為我的手沖洗傷口。
"嘶"自知理虧,也不敢多說什麼。先生沒有說什麼,只是手上的動作更輕柔了。仔細的包紮好傷口,先生才開口

  『為什麼不叫醒我』

  "那個…我想說你在休息,而且只是切個水果應該不會有事嘛"我低頭看著包紮好的傷口,眼神左右飄忽,就是不看他。

  『白痴,多大的人了切水果還能受傷』果然免不了被罵…先生起身走進廚房,不一會就端著切好的蘋果出來。先生叉了一塊大小剛好的蘋果遞到我嘴邊,我正想伸手接過,但他不為所動,我只得就著他的手吃下。正嚼著蘋果,先生說話了

  『以后想吃什麼可以告訴我,我記得我之前是這麼和妳說的』我愣愣的點頭回應他,先生的大掌覆上我的頭輕揉,掌心的暖意自我們接觸的地方慢慢擴散,乾燥而溫暖的大掌總是帶給我無比的安心。

  "下次會告訴你的"我伸出手環抱住他的腰身,小臉埋在他懷中輕輕蹭著,顯然這個方法我家先生很受用。先生靜靜的抱住我,眼神流露著屬於我的溫柔。
  

論伏地挺身的操作方式

  
《論伏地挺身的操作方式》

看看開著的電視、桌上零散的幾包薯片
  再看看沙發前地板的兩個人
  妳極其自然的倚在周棋洛的懷中看著電視,一邊享受著他不時遞到嘴邊的薯片
  邊看著美食節目邊討論著哪一間已經吃過了、對它的評價如何,又或是哪一間看起來不錯等下次休假一起去
  節目過了一半進入廣告時間,正好是一個健身教練代言的運動廣告。看見螢幕上的八塊肌,再看看身旁的人,情不自禁的朝周棋洛的腹部伸出魔手
  唔…軟軟的,當手指輕戳的時候第一個浮現的就是這個念頭。看他似乎沒什麼反應,一向不見棺材不掉淚的妳於是又大膽的做了下個動作-輕擰他腰上的軟肉
  周棋洛倒抽了口氣,『薯片小姐,妳為什麼捏我?!』被發現的小動作讓妳有點害臊,乾笑解釋"我這不是替遠哥盯著你別吃太多嘛~而且你又沒怎麼運動!"越說越理直氣壯的妳,儼然一副自己沒有作為一起吃的共犯
  『誰說我沒有運動的!』捕捉到妳話中的關鍵字,反應過來的他立馬反駁。"可是我都沒有摸到你的腹肌啊,而且也沒看過你去健身房"不說還好,一說倒是成了個點燃炸藥的引線
  『沒看過?那妳想看看 是嗎?』小奶狗笑得一臉無害,天真爛漫、活潑可愛**又名為傻瓜…**的妳就這麼被呼嚨說出了他想要的答案"好啊!"
  只見棋洛擦了擦手、放下薯片,一個動作將妳壓倒平躺在地板上,大手小心的護住妳的後腦沒有直接撞上,只是輕輕靠上。妳害怕的閉上眼睛,再睜開就看見那張百看不厭的帥氣容貌大大的映入眼底。他的雙臂撐在妳的兩側,短短十多公分的距離,近的連彼此的呼吸都能相互影響,仔細聽還能聽見為了妳而躁動著的心跳。
  "洛…洛洛,你做什麼?"這樣靠近的距離不是沒有過,只是每一次都能讓妳臉紅心跳,這一次也不例外,更使得妳連話說的都不利索
  『妳不是想看我做運動嗎?不是想看八塊肌?伏地挺身最好了,能練手臂也能練腹肌。』練手臂就能抱緊妳,不讓妳受到任何傷害;練了腹肌,還能讓妳開心。嗯…累一點很值得。只是一瞬間周棋洛想的全是妳。據說想要知道一個人愛不愛自己,只要看他的想法是不是為妳著想就能知道,所以周棋洛一定是那個除了父母之外最愛妳的人。
  "可是…可是你也不用在我身上做吧"雖然對於這樣的做法覺得新鮮,也感到很刺激,但是…也太刺激了吧!!!『沒事,這個角度看的很清楚,而且…』周棋洛湊到妳耳邊輕聲說:『這個位置只屬於妳』溫熱的呼吸輕打在妳敏感的耳垂,他的聲音像一杯醇酒,入口的滑順讓人不住的想一再品嚐,喉間的刺激,烈火般燃盡妳的理智。美好的不像人間事物,恨不得將所有形容美好的詞句用在他身上。不,或許沒有任何形容詞能夠詮釋他為妳綻放的每一瞬光芒。
  『那麼,我們開始吧!』滿意的看見妳臉上的紅暈,他就定位開始了標準的動作,一下、兩下、三下…妳的心跳也隨著他的動作上下起伏,當他靠近心就會跳的飛快;當他稍微遠離一些,那一點的時間也只夠妳稍稍平復心緒
  做了一陣子他才停下,除了微紅的臉龐跟小小的喘息,一點也看不出前一秒還在運動的樣子。"洛洛~休息一下吧,你都做這麼多下了"除了徹底明瞭自己對他的理解有多少之外,妳也實在撑不住了。一個活色生香的美人(???在妳面前,待會怕是一個沒把持住自己,就要換妳撲倒他了。
  『也好,休息一下。不過在休息之前~』他拉長的語句給了妳一絲心慌,果不其然又是一道難題。只見周棋洛壞壞的笑著,『薯片小姐看了這麼久,門票錢還沒付呢!』"門…門票???可是你又不缺錢"**當明星的,錢會少嗎**『誰說我要錢了,我要的~是妳啊!快,躺好,我要拿我的門票錢了。』一向順從他的妳只得乖乖不動,身上的人兒又開始了伏地挺身,不同的是,在他每一次靠近的時候總是會有很多不小心?
  第一下,他的唇輕觸妳的額際,而妳只是天真的以為那是錯覺
  第二下,他的唇加了點力道再次輕觸額頭,這次妳感覺到了,但還是天真的以為他只是沒控制好
  第三下,他的唇落在妳的左眼上,像羽毛般輕柔
  第四下,這次則是落在右眼上,依舊輕柔的觸感卻隱隱覺得不太對。平常他的動作都很小心,剛剛也都沒事,怎麼現在會一直碰到?
  第五下,這回落在妳的鼻尖,妳終於發現什麼地方不對勁了
  "周棋洛!你做什麼"
 『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,下次不會了』他都這麼說了,妳還能不原諒他嗎?答案當然是原諒他啦~唯一的錯誤,就是妳忽略了他眼中一閃而過的狹促
  第六下,輕觸妳的薄唇,妳又想著或許是無心的,但事實證明,妳錯了。
  第七下,這次可不是蜻蜓點水了。他深深的吻住妳,輕吮的力道雖然不大,但還是把妳的唇給吻腫了。儘管沒有鏡子,唇上隱隱的脹痛感讓妳徹底明白他剛剛說的都是騙妳的。**嗯!俗話說的好:男人的嘴,騙人的鬼**
  "周、棋、洛!"妳喊出了他的全名,這倒是難得。因為妳們平常總是隨意喊著彼此的綽號,像這樣沉重的全名,有時更顯得彼此的生硬。『怎麼啦~薯片小姐』始作俑者一臉笑意的看着妳
  "你剛剛不是說不小心的嗎!那我的唇是怎麼回事"『嗯…前面幾個是不小心的,不過這個嘛…是故意的哦』"故意的?"妳有些錯愕,不明白什麼意思
  『這個就是我收的門票錢!嘻嘻,這樣的伏地挺身運動,妳還滿意嗎?』從一開始想要揩油的妳,變成最後被吃的妳,心情有些哭笑不得
  果然,小奶狗還是不應該隨便逗弄
  否則很容易變成小狼狗的
  
  
  僅以此篇獻給我的周棋洛,謝謝你
  你真的很棒,對我很好,幾乎是有求必應,還忍受我的任性。名符其實的小太陽,你帶給我超多的溫暖,在每一個需要鼓勵的時候你都在,以后也請你多多指教了~

【所謂的夢、周、公?】

ooc!
我流女主!
準備好就開始嘍~

終於結束一天的課程回到家
難得提早結束的工作的周棋洛正在家等著妳
一開門就看見他在客廳打著電動
興奮的撲上去抱住他

"洛洛~我回來啦!"

『薯片小姐 歡迎回家』

看著他的臉不禁想到今天發生的事
蹭在他的懷中委屈巴巴的開口道
"洛洛…我今天被罰站了"
想到自己平常好學生的模樣毀於一旦
就覺得無比心痛

『誒?!被罰站?為什麼?』

"還不都是因為你,害我打瞌睡了"

『因為我???』
周棋洛被妳的話弄得一頭霧水
萌萌傻傻的樣子很是可愛
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臉頰

"對!就是因為想見你,我才會打瞌睡的"

『但是妳打瞌睡明明就是見周公!』
『薯片小姐竟然背著我找其他男人,難道我不夠好嗎…』委屈的畫著圈圈

"你不就是周公嗎~我的【周】棋洛、國民老【公】"

《難得周大明星也有害羞的時候😝》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咳…雖然夢見F4很棒
但上課上班都應該打瞌睡…(劃掉
沒有啦!還是要認真!